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perbaby小筑

我是你执迷的信徒,你是我的坟墓,入死出生由你做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天空开阔,做最坚强的泡沫,我喜欢我,在琉璃中快乐生活,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! ⺷_⺷

英雄哟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穿悲剧的外衣  

2008-09-07 17:39:38|  分类: 传媒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因为他回来的时间不确定,所以,我不能确定什么时候可以接到他的电话,接到电话的时候,是个陌生的号码,我也不知道是他。电话接通的一刹那:“贝贝,我是匈奴,你找我吗?”忽然就觉得这个声音让自己变得有精神,电话那头的爽朗笑声有一种特别的穿透力,让我从多日来懒懒的思绪中惊醒……

 英雄哟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穿悲剧的外衣

我喜欢有信仰的人,那怕他会因此而过于的执着,甚至有些较真。我羡慕他们敢于坚持的精神,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然后为自己想要的而努力,奋斗,不言弃。他们在自己的过程里享受过程,他们也追求结果,可是就算是失败了,毕竟也全力以赴过,不用后悔。有的人总是喜欢问:人为什么要活着?牢骚满腹,永远叫喊不公平,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自己。我觉得快不快乐跟肯不肯付出和对回报的期望值有很大的关系,不经过苦苦付出,就算得到了想要的结果,也不会有预期的惊喜。而过高的期望值,可能会在失望后进而升级为绝望,于是败得爬不起来。

 

● 不用见面,我就已经被他的笑声穿透了。

我们约好第二天见面,这些天洛阳一直大雾,可是我却在放下电话的时候嗅到了阳光的味道,真的,带着芬芳气息的金色阳光。他来找我之前,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他又笑了,他的笑声特别有感染力,甚至不用见面,我就已经被他的笑声穿透了。二十分钟后,他出现在我的办公室。他的眼睛很亮,给人神采奕奕的感觉,他的脸上丝毫捕捉不到二十六天长途跋涉后的疲惫,挂着淡淡的笑,亲切而自然,看不出愤青们特有的浮躁和锋芒,连他开口说话,都很温和,一如邻家的大哥哥。因为他的网名叫失败的匈奴,所以平时我都习惯叫他匈奴,其实,他的真名叫李磊。

 

● 他说,在他的眼睛里,只有事情,没有代价。

他对决定要做事情特别认真、特别投入,执着到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他说,在他的眼睛里,只有事情,没有代价。要的是尽力了,尽了多大力。他一直有种压迫感,对时间的压迫感,他说他总觉着人生无常,也许是见过太多的变化和沧桑。所以,他必须让自己做到但凡是想要做的事情,就算将来有一天到了必须要放弃的时候,也不遗憾,不后悔。

他是一个热衷于宣传抗日爱国的小愤青。2004年,他开始参加和组织抗日方面的活动,2005年里他发起和组织大大小小的活动25次。说他是洛阳甚至河南的民间抗日第一人,一点也不为过。他是地地道道的洛阳人,祖籍洛阳北关。他初中毕业上了技校,学的是电工,毕业后他在单位做了九年的电工,后来因故失业。失业后,他主要靠打零工度日,因为他的主要精力和时间,已经不是用来谋生了,所以,经济上,他很有些窘迫。

 

● “我是很容易愤怒的。我喜欢历史,对历史,我比别人熟悉一些。可能是有这些偏好。在这方面咋说,我有点固执而且较真了。”

他说:“我是很容易愤怒的。我喜欢历史,对历史,我比别人熟悉一些。可能是有这些偏好。在这方面咋说,我有点固执而且较真了。”有些东西一直在他身体里藏着,他说抗日只是他找到的一个点。也许,如果他没有找到这个点,他可能已经成为河洛志愿者中的一员了……

2004年年底的时候,他还主要是局限于做些特定日期的宣传活动,主要是讲历史、抗日、抵制日货,保卫钓鱼岛……提醒人们不要忘记,但是后来他就把目光转向寻找和援助抗日老兵了。他说这是一个思路的转变,因为单纯地讲历史,好像仅仅是宣传仇恨,那不是他想要的。他要激励大家的民族自尊心、自信心。他说在那些抗日老兵身上有许多的故事可以挖掘,他希望能够把这些资料记录和保存下来。2005年他在洛阳找到了七个抗日英雄,其中有六个是老共产党员,一个是老国民党员,他全部走访了一遍。2006年,他又走访了一遍,可是有三个老人已经不在了。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亮亮的眼睛忽然黯了下来,我知道提到那些不在了的老人,让他的心疼了……

 

● 这一次我想要达到的目标已经达到了,援助抗日老兵决不只是这一次。对我来说,它是一个巨大的工程。

2004年4月,他们互助老兵论坛做了援助老兵的活动,点对点,每人每月给老人提供50元钱的援助,由当地政府代为转发,当时承诺是三年一期,到2007年4月就结束了。为了援助活动可以继续,为了再寻找一些愿意援助老兵的热心企业和个人,2006年11月30日,匈奴又做了一期走进云南的活动,云南保山的远征军,正好是老兵的典型代表,他们的贫困是罕见的,另外这些老兵也相对比较集中,于是他走访他们并给每个见到的老人带去200元钱。援助老人的钱是募集来的,而他自己的花费则全部由他自己来承担。

谈到这次走访,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。他开始滔滔不绝,而且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一倍:“这一次我想要答到的目标已经达到了,援助抗日老兵决不只是这一次。对我来说,它是一个巨大的工程。”

“26天,得到的比我想要的还要多。我有好多的话想说,好多的东西要写。我记录了满满两本笔记。他们每个人都是故事,都是传奇,我几乎感觉消化不了。其实,我只是想要一个点,也许是想写对战争的思考吧,可是他们会跟我讲得更多。我觉得我很容易跟他们沟通,我在他们面前更像一个孩子,我们无话不谈。最难忘的是我见到了一个106岁的老爷子,他的思维,他的谈吐……”讲这些话的时候,匈奴的脸上挂着一种只有孩童的脸上才能看得见的笑容,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在那些老人的面前像个孩子般得情景。

 

● 他说老兵们的故事是属于大家的。

匈奴特别希望可以把援助抗日老兵这件事做好。二十六天云南行,他走访了五十位老兵,只是有十位老人已经不在了,他只见到了四十位。谈到那些已经不在了的老兵,他的脸上写满了伤感,他多么杀望可以见到那些老人,听他们说上几句话,又或者可以轻轻地抚摸老人们沧桑的双手,走进他们幽远的记忆,寻访那个血与火的年代里的故事。

他说这次还有两个北京的朋友同行,他们是在云南会合的,可是那两位朋友的时间有限,六号就离开了云南,后面的十几天里,他就只能一个人走访了。

那个地方我们是无法想像的,从市里到县里,从县里再到村里,那些村子都在山里,山路如何陡峭,方向如何辩别?匈奴说他给自己下了一个死规定,一是不走夜路,二是不坐夜车。事前他有老人们的名单和住址。但没有计划的路线和拜访的顺序,到了一个地方,就买一张地图,地图上虽然看不出山路的远近,可是有人住的地方就会有路,只是看能走多长时间。他最长的一次是走了九个小时。他确定了大概的远近,然后确定拜访的顺序。他的计划就是走到哪算哪,所有的路都是在当地问的,事先不知道路怎么走。他唯一确定的是在要拜访的对象里有四位老人,是无论困难多大也一定要去拜访的,他们都是百岁老人,他们本身就是一部历史。可是有一个已经不在了,只见了三个。他说老兵们的故事是属于大家的,拜访他们所做的那些图文记录,可以让大家看到历史,了解真相,不遗忘。他说这次实在是太感谢当地政府了,他得到了他们的协助,这对于他的这次走访真是太重要了。

 

● 他说他喜欢把要做的事情变成习惯,就是变成本能的延续,也许外人看来你很难,但自己已经不觉得难了。

为了节约时间,匈奴走得是最近的路,有些地方,是穿山林去的,那里有猛兽,甚至不禁枪。他说去之前很有压力,甚至想过可能会回不来,所以,云南行之前,他在洛阳见了很多朋友。为了节约时间,吃一块压缩饼干,就可以顶一天。按照地图,先走远的,确实疲劳了,走不动了,再拜访近的。由于经济能力的限制,他必须选择节约时间,节约一切可以节约的资源。

没有DV,没有数码相机,没有录音笔……缺乏必要的装备让他非常地无奈和痛心。他说:“老人们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奇迹了,而这个奇迹,还能延续多久呢?”

我总觉得对于匈奴来说,经济应该是困扰他最大的问题。贫穷可以打垮大多数,甚至可以打垮一切。条件好与坏,也许还可以坚持,但如果是有与无,就必须选择有了。大多数人觉得自己不能战胜压力,选择放弃。可是,他说他是个例外,其实也就是坚持。为了能够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时间,他无法做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。他说自己是电工,是个技术活,可以养活自己。生活对他来说,只是好与坏,不会是有与无。大家都觉得他生活困难,其实他生活确实不宽裕,但绝对没有大家想得那么困难。他说他喜欢把要做的事情变成习惯,就是变成本能的延续,也许外人看来你很难,但自己已经不觉得难了。

这一刻,我忽然从匈奴的身上明白了什么叫抗争,就算只剩下自己,仍然不放弃。也许天真了,坚持真的很困难,但是他做到了。

“每件事的付出不一样,它在你心里所占的比重也不一样。”听到匈奴这样讲,我知道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了。

 

● 他说让不了解的人了解了,他们会比自己走得更远。

我又觉得匈奴生活在和平年代是个错误,他应该生活在战争年代,这样,他就可以在金戈铁马中抛洒热血忠魂,为脚下深爱着的土地去浴血奋战。可是匈奴说,也不尽然。其实他要的很简单,许许多多的人,感动了,可是不一定会去做,因为总觉得那离自己太远了。可是如果有一天,发现就在自己身边,也许就会去做了。他又谈到洛阳的抗日英雄于爷爷,他们做宣传的时候,很多人都说要去看他,实际上去看的,却没有几个人。但是,大家认识了他,而且彼此渐渐地熟悉,他去的时候,相约一起,探望就变得很容易。他说人们不了解的时候,不会关注。可是,如果了解了,体会了,有人会走得比他远。

他说他要做到他不用做的那一天,大家都了解的那一天,说这句话的时候,匈奴没有笑,表情也很严肃,他坚毅的目光里可以看到他对信念的坚定!

 

● 我问他,你不觉得宣传历史,关心老兵,其实更应该由政府来做吗?

我问他,你不觉得宣传历史,关心老兵,其实更应该由政府来做吗?他笑了,这一次他的笑容里装得全部都是真诚,而且非常的率真。他告诉我,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太多了,每个人都不可能无过,不可能没有遗忘的角落,何况是那么大的一个国家,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到呢?他还说,关心老兵这样子的事情,历来都是民间先行,这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如此。何况,他说他也没有太多的精力,去思考这样的事情归谁去做。他更不可能因此而去找政府的相关部门讨说法,那样与他的初衷相悖离。他说他更愿意把精力花在做一些宣传活动和为老人们多做些实事上。也许,他做得多了,影响大了,关心老人的朋友也会更多。那样,他觉得更有意义。

 

● 我总是感觉到匈奴的骨子有着更高层次更深沉的爱……

我问起匈奴的家人,他只说他有父母和一个哥哥。我又问他家人对他现在的生活持怎样的态度,他说家里人非常的担心,但他们还是理解他,也支持他,他说他已经给这些至亲至爱的人的生活,带来了很大程度的影响,这给他造成很大的压力,他的心里有太多的愧疚。我猜想他心里一定有过矛盾,有过挣扎,因为他告诉我,没有亲人的支持,他可能坚持不到今天。但这个话题,他似乎不愿多谈,最后,他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在意的一部分,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的眼神变得深邃,我猜他是不希望我探究至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。

谈及他的朋友时,他很开心地笑了。他说很多人都在不同程度的支持他,理解他的朋友也越来越多。他说他之所以会全力以赴,也是因为他想替与他一起的兄弟们多分担一些。他说他也不敢说决不放弃,因为坚持不是永远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,也许有一天,他也会像普通人一样过平静的生活。所以,现在,在他能腾出力量的时候,他就想的是做得越多越好。换句话说,很多事情很多人觉得做不到的时候,他觉得现实没有想像得那么困难。他就是在很多兄弟想做但是做不到的时候,对他们说,这个事情交给我吧!

我总是感觉到匈奴的骨子有着更高层次更深沉的爱,民族的、同胞的、亲人的、朋友的……所以他才能够更加坚强、更加执着。敢于坚持自己的理想并不顾一切的追求、努力,他用自己的行动追求自己想要的,做每一件事情都只能靠自己亲力亲为。望着眼前的匈奴,此刻他是那么的亲切,可是他的铮铮铁骨、坚定信念、满深热血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诠释着英雄的定义,尽管他的物质生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寒酸。

 

● 用悲剧性的结局,哪怕是一生的失败,来证明一些东西。一个人如果连失败都不怕,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?

我问他为什么叫失败的匈奴?他说这个名字起的挺早的,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匈奴这个民族,特别喜欢他们的彪悍,做事无所顾滤。每个人骨子里都有英雄情结吧?他说他也不例外。他一生都可佩服那些悲剧英雄,甚至不是佩服,是羡慕。羡慕那些悲剧英雄。他们是他人生的梦,用悲剧性的结局,哪怕是一生的失败,来证明一些东西。有些理想,从理论上来讲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,可是,一个人如果连失败都不怕,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?他说他希望将来的某一天,他也是失败者,为了不可能实现的理想,至少用生命去证明的信念……理想已经不可能实现了,为了理想失去的有时候不仅仅是生命,一种对信仰的追求,它就不失败。

所以他要自己做眼睛里只有事情没有代价的人,悲剧或许只是一种情感的色彩,但他要做的比要说的多。他又说勇敢没有概念,每个人眼里都不同。好多人觉得他很勇敢,没有人可以看到他会惊慌失措。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不是从来都没有害怕的时候。

 

● 英雄哟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穿悲剧的外衣?!

我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是:“你会坚持到底吗?”他笑了:“我以为我会。”顿了一下,他又说:“因为每个人都可能发生不可遇知的事,我以为我会坚持,所以我就这样做了,但以后会发生什么,其实我们都无法预料,对吧?我相信我会坚持下去。”

我不希望匈奴变成用失败去证明什么的悲剧英雄,其实他在我心里早就已经是英雄了。成不成功,要看从哪个方向去看待。他的精神已经感动了无数人,他的执着,他对信抑的坚持,他在压力中的抗争精神,他不求回报,对于个人的物质享受几乎全盘放弃……

英雄哟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穿悲剧的外衣?!

 

2006年12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