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uperbaby小筑

我是你执迷的信徒,你是我的坟墓,入死出生由你做主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  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,天空开阔,做最坚强的泡沫,我喜欢我,在琉璃中快乐生活,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! ⺷_⺷

历史的真相 永远的遗憾 遥远的记忆 波折的生命  

2008-09-07 17:50:33|  分类: 传媒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为了历史的证据》一文在本刊刊发后,本报记者接到了来自各界提供线索的电话,只是事隔六十年,大部分当时被掳劳工已然不在,记者只能从他们的遗属处采集证言。2月底,记者接到了李怀森的电话,谈及其父李有才曾被日本人俘虏并在日本做劳工一年有余,立即去其家中走访,但不巧的是李老外出。年后,记者经过再三联系,终于确定了老人在家的日子,并于317日两次拜访了李有才老人。

 

历史的真相 永远的遗憾 遥远的记忆 波折的生命

——走访六十年前日本强掳的中国劳工李有才纪实

 

李老的家在李楼乡三官庙村,一个简单的农家院舍,李老的儿子李怀森早早的就在门口守候着记者的来访,一个很朴素也很热情的乡民。因为近日里寒流来袭,他告诉记者天冷了,老人年纪大,不方便起床。进了老人的房间,房间里只有一张床,一张桌,墙角里堆了许多装得满满的蛇皮口袋,看样子像是粮食。

李有才老人躺在墙边的床上,一副很瘦削很虚弱的样子,但精神尚好,一见记者便露出了慈祥的笑容,并要起身相迎,经记者再三阻拦,老人才将头靠在了床头。

他出生于19212月,已有86岁高龄,听力尚可,但口齿已经有些不清,这给记者与李老的沟通带来了很大的障碍,其子李怀森一直在中间做着翻译,才使得采访变得顺利起来。

 

● 从农民到士兵,从士兵到劳工

老人出身贫赛的农民家庭,身为家中的独子却一辈子没有读过书,也不识字。1944年他被抓丁到了部队,发了支步枪就上了战场。他参加的是当时的洛阳保卫战,他说是在铁路附近开战的,日军当时开进来许多坦克车,他们就挖了很多战壕,把道路挖断组档他们的坦克开进,他们用火箭炮打坦克,两个人,一人把炮弹装入炮筒中,只要一声令下,就开炮,日本的坦克车都被打翻了。可惜后来战败,仅仅是上战场一个多月,他便成了战俘。

当时的俘虏们是被五花大绑,步行到河北怀庆府,然后上了火车,被送到石家庄,在石家庄受训并挑人,历时约一个半月,又被送往东京。在东京接受日本人的讲话,最后到北海道,在那里的煤矿里干活,一干就是近两年的时间。

老人告诉记者,在石家庄挑人的过程非常残酷,先是身体不好的俘虏被挑出来,然后不知所踪。留下的人每天的食物就是早上菜汤,中午和晚上是高粱米,两人一碗。高粱米是生的,只是碾了一下。许多身体稍弱的人因为得不到足够的食物而生病甚至死去。他们每天都被关在黑屋子中,后来在石家庄死去的人特别的多,每天往外运的尸体都有好几马车。老人说去的时候有几千人,但最后留下的身强体壮被送去当劳工的只有250人。

 

● 那个来回对他来说有如轮回

在北海道,他们的日子和苦难变得遥遥无期,无论天气的寒暖如何,他们都只有一件单衣可穿,实在太冷的时候,就找根绳子系在腰间,感觉上会暖和一些。每天都要下煤窑干活,往返的路上都有日本兵看守,并用枪指着。每天早、中、晚分别给3个馒头,喝的都是稀汤,因为体力劳动超强却没有足够的食物补充体力,常常会饿到受不了,经常看见路边的野菜,都会随手拔来吃掉。而他们的监工却对他们说:没打死你们就不错了,还想吃饱。说到这里,老人的表情有些愤懑:“我们没有打过日本人,但是日本人对我们非常苛刻。”

李老说,在北海道的时候,如果有劳工逃跑,被抓回来,就在冰天雪地里用凉水浇,直到被冻死。如果有劳工生病,生病期间,根本得不到任何治疗,日本人怕他们把病传染给健康的劳工,因此绝大部分人的待遇就是被打一针,打完以后就会死去。老人说跟他同批去的劳工,因为都是部队的战俘,年轻体壮,存活率极高,去的时候有250人,回来的时候仍有170多人。而有些批次的劳工,根本只是普通老百姓,有老有少,死亡率就高得多,十人里最多能活着回来两三个。

李老说,他曾以为自己跟祖国永别了……

 

● 面对侵略,打!

记者:“可以讲讲当时的情景里,印象很深的事情吗?”

李老:“日本人说,他们是回老家,他们过去就是中国人。回老家有带着飞机大炮,烧杀抢夺的吗?这叫做回老家吗?”

“……”

李老:“过去日本人来村里烧杀抢掠,老百姓害怕,见了日本人就跑。如果是现在,一定不能跑,要起来反抗。”

记者:“你现在对日本人什么看法?”

李老:“他们就是想侵占中国,日本人如果现在再来侵犯中国,就没有他们活的。”

记者:“如果现在中国又被侵略,您还会不会参军跟打仗?”

李老:“打!”

记者:“您支持自己的子女们参军吗?”

李老:“支持,当然支持,一定要去!无论是哪个国家,只要是敢来侵犯中国的,无论是自己还是自己的子女,一定抵抗到底。我的孙子现在就在部队。”

李老的活动已经不是很方便,但他的信念坚强如磐石。他本来只是一个朴素的农民,历史和岁月给了他过多的苦难,他却不屈不挠,他乐观的脸,倔强的心,特别残酷的环境里磨练出的坚强和民族荣辱感,在这个已经非常孱弱的身体里,依然闪烁着耀眼的光芒。

 

● 历经过那些磨难,他成了真正的战士。

194510月,中日交换战俘,李老说自己是从北海道上船,被送回了溏沽,然后又到天津的北洋大学,被白崇禧编入部队,然后溥作义接管,在天津继续打仗,打败后被共产党收编。然后转战山西太原,陕西西安,甘肃兰州,在部队上又呆了五年。解放战争结束后,老人从部队上回到家乡洛阳。老人说,后来,政府每个月都给自己发补助,开始的时候一个月是9元钱,现在是190多元。但这是中国政府给老人的,老人说,日本的赔偿款,他没有拿到一分钱。

老人还告诉记者,解放后,他曾训练过民兵,训练了两批以后,抗美援朝战争开始。当时,老人毫不犹豫地打起背包准备上战场,但是因为种种的原因,没有验上。

 

● 他留下的是历史的真相还是永远的遗憾

李老的年纪大了,说了那么多的话,脸上已经有些疲惫的神情。记者简单的采访了李怀森,他告诉记者,李老原名李晋才,抓丁打仗时改名李有才,从战场上回村后大家又叫他李晋才,我们恍然大悟刚才在进村的时候,我们四处打听李有才,村民们却频频摇头的原因。在寻找劳工的的旅途上,类似的原因的例子并不少见,这也给我们寻找尚存劳工的工作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和麻烦。

李老的身体一直很好,可是从去年十月份始,口齿开始变得不那么清楚,身体骨也虚弱起来。老人全家靠种菜为生,现有六个子女,主要由三个儿子轮流照顾,都住在一个村,互相离得也不远。现在自己有一儿一女,儿子就是刚才李老说的去参军的那个孙子。

李怀森告诉记者,其实父亲做劳工时候的事情,平日里极少提起,如果不是我们此次来采访,很多事情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知道。采访李怀森的时候,李老的神情似乎陷入了沉思,回想这样的记忆对于老人来讲是残忍且折磨的,可是为了寻找且留下历史证据,我们不得不重新翻起,此刻老人的脑海里翻滚着惊涛骇浪,虽然他沉默了下来,但他脸上那种似悲且愤的神情,让记者们心痛且悸。

临走的时候,在老人无意中抬起的双臂下,记者看见胳膊上已生褥疮,想来老人下不了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又是一阵心痛掠过了心扉。当日的劳工,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一个奇迹了,而这样的奇迹还能延续多久呢?在他们的有生之年,还有机会得到历史给他们的公道吗?哪怕仅仅是一声致歉?

回头看老人浑浊的眼中仍有光芒闪耀,虽然那张沧桑的脸在岁月的磨痕中显得沟壑纵横。历史的真相,永远的遗憾,遥远的记忆,波折的生命……作别农家小院,记者们在心里轻轻地祝福这个饱经苦难的坚强老汉,晚年安好!

 

 

2007年3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